猫与程序

今年上海的秋天略显羞涩,忽高忽低的温度考验着人们对冬天的理解。

但冬天总会到来。

当西伯利亚寒流裹挟着瑟瑟寒风,暂且叫作轻轻拂过,漫天的落叶,随风飞舞。昏暗的灯光下,法国梧桐叶,在路面肆意翻滚。

摩挲着双手,冬天好像就在眼前。骑着小电驴,把档调到最大,一路飞驰在回家的路上。

突然一个无厘头的想法涌上心头,猫为什么都叫Tom呢,比如Tom And Jerry,这种猫和老鼠的游戏就好像随着时间固化了下来,多少年后,当你再次和你的小朋友一起肩并肩,席地坐在地板上,看着电视上那熟悉的画面,穿越时空,仿佛一切都像昨天发生的一样,你心中是否存有些许疑虑,猫为什么就叫Tom呢?

经过时间的洗礼,慢慢的你可以对别人炫耀,你写过的代码并别人吃的饭还多的时候,tomcat这只猫是否在你心头一热,原来一切都是Tom猫惹的祸?人类历史滚滚向前,而这个Tom猫就好像从没有离开一样。

当你想默默做些事情的时候,你神不知鬼不觉的打开了终端,又一只cat占据了你的大部分时间,你心烦意乱, 喵了一下, cat README, 然后神情专注,就好像世间的一切都与你无瓜。

风断续吹着,就好像要立刻宣誓冬天已经到了一样。

电线杆密密麻麻的各种电线,也随着风,不受控制地晃动着,你是否想着在世界的另外一头,有一着猫在一直默默地守候着你,虽然不知道何时来进入你的眼帘–netcat, 当你看到的时候是不是很眼熟,从网络的这端到另外一头,它问题来去自如。

厌倦了日复一日的琐碎,淹没在浩如烟海的各种密文, 你总想着有朝一日,能目睹它的真容–hashcat, 你终于找到了破解世界真相的方法,在你不被抓到的那一刻,你看到了世间的繁华与残酷,却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退隐江湖,就好像:寒江孤影,江湖故人,相缝何必曾相识。

寒风中,一只猫,悄无声息地游走于天地,空余背影,独留下一声叹息。

被电信拉黑后续

书接前文: 狗日的电信的一粒尘埃,落在个人身上就是万劫不复

先说结果:拉黑号码已经解封

其实事情已经过去几个月了,还是简单记录一下过程。

之前电脑总经理投诉电话(021-58520000)已经说了要来处理,在十一之前给我电话,约了一家线下营业厅去提前资料就好。

十一期间,因为小朋友上幼儿园的原因,无法去外地游玩,只好呆在上海。

后来就抽控去了约好的营业厅,按照要求,填了几页说明,拍了照片就回家去了。

再后来就没去管这个事情了,以为他们内部会自己处理好。

直到11.12又想起来这个事,也没收到任何答复,算怎么回事,就又打电话去问。果然事情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拖延,要说去问问当时的营业厅资料是否已经上传了,心中一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果然是不靠谱的。

好在经过我的提醒,很快他们就了反应,说资料已经上传,下周就可以办好。

来到下周,打10000号,确定说有复机记录,想必是已经处理完毕了。

至此,此次电信投诉算是并不那么圆满的解决了。

在国家机器面前,个人太过渺小,甚至那么一粒不怎么起眼的沙尘都能让你心生绝望。…

狗日的电信的一粒尘埃,落在个人身上就是万劫不复

先借”狗日的腾讯”,暖个场,但也是实至名归么

最近遇到了一件神奇的事情。

事情很简单,电信来了一通电话,说因为用的是电信宽带,可以携号转网,每月多交20元,30G共享流量,听着还挺划算的。

然后去营业厅办了,说“帐号上有张电信卡被停机,必须去上一长营业厅处理”

想起来之前,电信送了两张电信卡,一张之前给家里人用的,两三年前确实收到过电信客服说被投诉为诈骗电话,要复机需要本人带身份证去办理。

当时就莫名其妙,也懒得管,停就停了吧。

到了上海浦东张扬路电信营业厅,大堂经理接待了,说携号转网他就可以办,一查,办不了,说要先复机,那就好吧,来都来了,排队办理复机业务。

因为是大中午,只有一到两个窗口人工作人员,饿着肚子等了一两个小时。

工作人员一查,说“去过高危地区”,需要申诉复机,现在不能立刻办理,需要3个工作日后答复。

吵了几句,对方也答不出个所以然来,说如果有手机卡,可以立刻办理。没有卡只能等申诉结果。

好吧,这都是什么理由。

后来电信回复电话,说无法复机,在电话里和对方大吵了几句,无果,说经过了高危地区:吉安, 他这边没有权限处理,可以去打10000号问问。

真是日了狗了,什么狗屁逻辑,说有手机卡的话,可以办理复机。当前没复机之前,所有电信业务都办不了。

到这里,感觉事情挺严重么,什么时候也涉及到国家公安部门安全业务了,好高级。

遂打10000号,对方说她也办不了,说去联系张扬路营业厅了解一下细节。

10000号回复,说辞类似,经过了高危地区,因公安部门要求,无法复机,说再打也是同样的结果,他们处理不了。电信相关业务都无法办理,身份证下的电信业务都无法处理。

我真的是,又一次日了狗了,什么狗屁电信。

看来最后只能继续想办法了。

工信部–网上找到类似的问题,有说这里有用的。在SMZDM上看到一个哥哥,直接把电信告上法庭,最后胜诉。评论去一片欢呼,看来在这件事上,已经是民怨沸腾了,不是单纯和个类。

在国家工信部网上,没找到投诉入口,只找到了上海工信部的网站,找到投诉电话021-12300, 打电话又自动告知,现在打12345市民热线处理。

昨天12345受理,今天早上电话021-58520000来电话说他们收到了12345的处理请求,正在受理,说可能需要手拿身份证自拍照邮件发给他们,我说我怎么能知道你们不是骗子,他说可以打水印,虽然我知道这个电话是电信的官方监督电话,但还是故意装作不知道。

现在等着他们接下去的处理情况。

以上–狗日的电信的一粒尘埃,落在个人身上就是万劫不复

夏天的风

今天是小满

魔都前段时间已经入夏,最近天气也如过山车,忽冷忽热。

天热起来了,夏天的风吹在人身上也有些烦躁。一个人的心情也如过山车,被各种事情左右着,无法抽身。

夏天的味道是西瓜的味道,也是暑假开始的标志。

很怀念小时候的夏天,期末考试考完了,然后就撒欢地满村子跑,赤着脚,头顶烈日,田间地头,风是自由的,无拘无束,奔跑着,随着风,暖暖的。

在西瓜地里搭一个草棚,一个竹床,一个调羹,一个西瓜就是全世界,西瓜在一点点的变熟,我也在一点点的长大。不时蹦跶到西瓜地里,看着一个个圆滚滚的西瓜,一个一个数一遍,心里就不由的高兴。当遇到下雨,就很担心刚结的西瓜会被雨给打掉。盼望着西瓜长藤,开花,结果,长大,变红。

所以就算多年之后,我依然喜欢拿着调羹吃西瓜,一勺一勺的挖,就仿佛在和小时候的自己对话。

每次跑完步,我就会开一个西瓜,慢慢挖着吃,这也算是最开心的一件事了。

希望若干年之后,我还是那个喜欢用调羹吃西瓜的小男孩。…

又见清明

清明的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如风如雾来去自由。

一年最好的时节,烟花三月,樱花怒放。骑上单车,随便在路上走走,春风拂面,花瓣似雪花飞舞,夹着阳光,一切都看起来平静而美好。

清明也是踏清的时节,一年四季,最春心盟动的时候。柳树如千条丝绦垂下,世间万物,各种生灵都在汲取的大地的营养,以求能够百尺杆头一样,讨个好彩头。

清明的雨,纯洁而细腻。经过漫长的寒冬,尘封的心,布满灰尘,已然失去生机,仔细听,似乎存在着某种暴戾的气息,被裹挟着,失去了自由,消息在渐行渐远的暮色中。一场春细,涤去尘埃,孕育生命,仿佛一切都灵动起来,天也渐渐亮起来。趁着阳光,闻着春雨的味道,一切都是最好的相遇。

清明,也是祭奠先人的时候。忆往夕,更要珍惜当下,生活不由自主,但心要自主。

清明到了,春天到了,就是一年最好的时候。

再见2020

不知道应该写些什么,2020过的有些艰难。

不知不觉就要到下一个本命年,各种压力也是接踵而至。

疫情使人焦虑,工作也渐渐的归于平淡,年龄的增长也慢慢的感受到了中年的压力,担心失业,担心搬砖不能。身体的变化,健康的风险也是越来越大,颈椎的不舒服也在时刻提醒着自己,准备把保险配齐。

房价暴涨,本来不多的钱也在贬值,一家人蜗居在60平的老破小,也没有能力买一个大点的房子。以后小孩上学还不知道有没有问题。学区房也是永远的痛

各种琐事,也在慢慢消耗着。

滚蛋吧2020。

蛙声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这是一段5月底回老家用手机随便在户外录的一段录音,当科技遇上自然,纯粹的夜晚的静被以另外一种方式保留下来,值得反复回味,收听。

用心品味那一份宁静,是久违的大自然的声音,足以慰藉那一颗渴求静谧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