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s on M1 Max MacBook Pro

Install Rosetta

This tool will help to run the Intel based Application on M1, and help to do some transformation.

/usr/sbin/softwareupdate --install-rosetta --agree-to-license

Reference

  • https://support.apple.com/en-us/HT211861
  •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osetta_(software)
  • https://machow2.com/rosetta-mac/

VMware Fusion for M1

VMware has the preview version

  • https://customerconnect.vmware.com/downloads/get-download?downloadGroup=FUS-PUBTP-22H2
  • https://communities.vmware.com/t5/Fusion-Tech-Preview-22H2/ct-p/3022

GPG

Install GPG

 brew install --cask gpg-suite

Generate key

gpg --full-gen-key
gpg (GnuPG/MacGPG2) 2.2.34; Copyright (C) 2022 g10 Code GmbH
This is free software: you are free to change and redistribute it.
There is NO WARRANTY, to the extent permitted by 

静·默

突然觉得任何词中间加一个点,都别有韵味。

作为文盲人,引一首诗,附庸风雅,时也。

静坐西山深有益,等闲人事稀逢。
终朝饭饱恣疏慵。
养成清静体,化出主人公。
三十年来都乱觅,如今认证真容。
狂情灭尽法皆空。
本来无一事,刚恁费千功。

《临江仙 西山静坐》

尤记得“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如今是日日复一日,日日何其多。

一纸空文,斩断万千思绪,自绝一日三餐,黄梁终是梦。

两肚愁肠,愁煞世间愤懑,望尽春夏秋天,画地日为牢。

终了,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好一个静·默

猫与程序

今年上海的秋天略显羞涩,忽高忽低的温度考验着人们对冬天的理解。

但冬天总会到来。

当西伯利亚寒流裹挟着瑟瑟寒风,暂且叫作轻轻拂过,漫天的落叶,随风飞舞。昏暗的灯光下,法国梧桐叶,在路面肆意翻滚。

摩挲着双手,冬天好像就在眼前。骑着小电驴,把档调到最大,一路飞驰在回家的路上。

突然一个无厘头的想法涌上心头,猫为什么都叫Tom呢,比如Tom And Jerry,这种猫和老鼠的游戏就好像随着时间固化了下来,多少年后,当你再次和你的小朋友一起肩并肩,席地坐在地板上,看着电视上那熟悉的画面,穿越时空,仿佛一切都像昨天发生的一样,你心中是否存有些许疑虑,猫为什么就叫Tom呢?

经过时间的洗礼,慢慢的你可以对别人炫耀,你写过的代码并别人吃的饭还多的时候,tomcat这只猫是否在你心头一热,原来一切都是Tom猫惹的祸?人类历史滚滚向前,而这个Tom猫就好像从没有离开一样。

当你想默默做些事情的时候,你神不知鬼不觉的打开了终端,又一只cat占据了你的大部分时间,你心烦意乱, 喵了一下, cat README, 然后神情专注,就好像世间的一切都与你无瓜。

风断续吹着,就好像要立刻宣誓冬天已经到了一样。

电线杆密密麻麻的各种电线,也随着风,不受控制地晃动着,你是否想着在世界的另外一头,有一着猫在一直默默地守候着你,虽然不知道何时来进入你的眼帘–netcat, 当你看到的时候是不是很眼熟,从网络的这端到另外一头,它问题来去自如。

厌倦了日复一日的琐碎,淹没在浩如烟海的各种密文, 你总想着有朝一日,能目睹它的真容–hashcat, 你终于找到了破解世界真相的方法,在你不被抓到的那一刻,你看到了世间的繁华与残酷,却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退隐江湖,就好像:寒江孤影,江湖故人,相缝何必曾相识。

寒风中,一只猫,悄无声息地游走于天地,空余背影,独留下一声叹息。

被电信拉黑后续

书接前文: 狗日的电信的一粒尘埃,落在个人身上就是万劫不复

先说结果:拉黑号码已经解封

其实事情已经过去几个月了,还是简单记录一下过程。

之前电脑总经理投诉电话(021-58520000)已经说了要来处理,在十一之前给我电话,约了一家线下营业厅去提前资料就好。

十一期间,因为小朋友上幼儿园的原因,无法去外地游玩,只好呆在上海。

后来就抽控去了约好的营业厅,按照要求,填了几页说明,拍了照片就回家去了。

再后来就没去管这个事情了,以为他们内部会自己处理好。

直到11.12又想起来这个事,也没收到任何答复,算怎么回事,就又打电话去问。果然事情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拖延,要说去问问当时的营业厅资料是否已经上传了,心中一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果然是不靠谱的。

好在经过我的提醒,很快他们就了反应,说资料已经上传,下周就可以办好。

来到下周,打10000号,确定说有复机记录,想必是已经处理完毕了。

至此,此次电信投诉算是并不那么圆满的解决了。

在国家机器面前,个人太过渺小,甚至那么一粒不怎么起眼的沙尘都能让你心生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