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裁了吗?

你被裁了吗? 时间从2008年已经走到了2018年,工作中最宝贵的十年已然成为了过去。回首十年,你是否能坦然面对过去。 经历过不同的公司,不同的管理方式,不同的文化,已经能够比较淡定的面对工作中遇到的过种问题。当然看似一切都平淡的表面下,也是暗潮汹涌,一个不留神就可能被拍在沙滩上。 今天在前公司离职群中得知,公司大裁员,当然这种大裁员之前并没有任何谣言,一切都看似很突然,前天大家还好好上班,今天就有大量同事离职了,可能只是简单的请了一个假,回来上班时公司却已是面目全非。 是心痛?是无奈?还是觉得作为小员工,无法左右自己,随波而流的一种可怜。当然我见到过很多次裁员,或者是变相裁员,只是暂时还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过。庆幸的躲过了一次又一次,当然下一次能否这么幸运就不得而知了,因为谁也无法预测下一秒可能会发生什么。世界瞬息万变,自己的工作又何偿不是? 世界变化太快,各种各样的东西在你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思量,就已经被其它五花八门新的概念所取代。世界永远不变的就是变化,在变化中成长,在变化中学会看淡各种起起落落。一时的喧闹嘈杂,可能就会变成下一时的门前冷落。 拥抱变化,拥抱未来,与时俱进,保持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心,就好像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2017年终总结

2017年终总结 2009总结|2010年终总结|2011年终总结|2012年终总结|2013年终总结|2014年终总结|2015年终总结|2016年终总结|2017年终总结 忙碌的2017年, 很快就要在不知不觉中过去, 和往年一样, 写点什么. 回顾过去的一年做了好多事情, 5月底去丽江拍了婚纱照,顺便玩了一圈,七月中找房子搬家,七月底去苏州领证,十一在家办摆的酒,还有持续了将近一年的驾照考试,终于在年底考过了科目三。许许多多的事情在一瞬间闪过,层层叠叠,原来2017完成了这么多的事情。 要说最近最流行的事,莫过于在朋友圈晒十八岁照了,当零零后都开始粉墨登场了,八零后又在哪里?看着各种略带泛黄的照片,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重焕新生,曾经的记忆又有如一段新的旅程,穿越而来,是回顾,是展望,是伤感,是抹不去的那一丝丝梦想,激励着我们一步一步往前走。 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我们处在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我们见证了新一代移动互联网的崛起。从2007年乔老爷子发布第一代iPhone开始,至今年已是十个春秋。而这十年间我们也刚好有幸目睹着这一天翻地覆的改变。而作为从业者,岂止是感同身受所能表达的。真的很幸运,从2008年就开始接触Android,到2009年正式转型为Android开发人员,到如今也已将近十个年头了。一步步看着Android的崛起,Nokia的没落,移动开发大行其道,再到如今人工智能的风起云涌。完整经历了一整个时代的更替,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笑看这过去的十年,煮酒论英雄,成王败寇,唯利而已。今天可以鲜花着锦,烈火烹油,明日就可能门前冷落,锒铛入狱,异或避于异国他乡。 吐嘈着盛,奈何又要吐嘈。细数几个关键词,大家定耳熟能详,大数据,云,云计算,物联网,智能家居,人工智能,AR/VR。曾几何时,甚或是当下,言不能提及,就觉已没面子。面子事大,叶公而好龙乎!关于面子,周树人先生早有论述,此不赘述。 终生学习,终生淘汰 回到2017年,感受最强的莫过于终生学习,终生淘汰。 最近中年油腻男,还有中年危机的概念闹得满城风雨,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如果你身处于中年,对不起,你没办法逃避,如果你还没有到,那三五年之后,也将处于这个状态中,所以这些是我不得不面对的事情。我不希望成为油腻男,但我可以中年。危机这个东西,我觉得是相生相克的,只是没有像现在这么赤裸裸。尤其是今年华为的34岁清退,不管是不是谣传,但这个事情就好像一个定律,程序员一但进入34岁就会处于一个分水岭,无处可遁,而且很不幸的是,再过几年我也要面对这个坎。身处于一个毫无安全感的社会,谁又能超脱于事外呢?几年前,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如今却不得不面对。 很早我就有树立终生学习的观念,学习的意义不在于你学到了什么,而在于能够养成好的学习习惯,与时俱进,终生学习。只是以前还没有想过与淘汰有什么关系。而如今淘汰也将成为与学习的另一个孪生兄弟,如影随形。不管曾经如何,在历史的车轮面前,淘汰都将是你不得不面对的另一个问题。 持续学习,终生学习,才可能与淘汰在并行的道路上相安无事。写给自己,也写给他人,2018大家一起学习。 终身大事 古语云,人生三大境界之一“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一朝缔结连理,终于在2017年完成了人生大事。在5月底,我们来到了美丽的丽江。 香格里拉,杜鹃花开,“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满山的杜鹃花,盛开在蓝天白云下,我们深深体会到了高原之上的秀色可餐。当时看似有点劳累,如今都成为了一幕幕美好的回忆。 你好,2018 2017年当然是忙碌的,但在忙碌之余,当然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我们的宝宝明年二月份就要到来到我们身边了,既兴奋又忐忑。目前还不知道是小公举,还是男宝宝,还有也不知道是属鸡还是狗,因为预产期是2.15, 正好是大年三十,只能说宝宝太调皮了,还有这么个悬念。 拥有一个小窝是全家人的梦想,当然这也是我们这代上永远的痛,国家机器面前,人如蝼蚁,不管你是信还是不信,我只能尽力去做到更好一些。

时间都去哪了

如果你是第一次打开我的博客,主页上零零散散的文章列表,13年到16年的年终总结,总是那么直白的诉说着博主好像已许久没来更新了,任由杂草从生,直至荒芜废弃。 然后你所见的却未必真实,这里一直是我心里念到的一方净土。多少年了,我都一直在努力维护着,哪怕现在移动互联网泛滥,大多数人都已经习惯了被垃圾信息喂食。现在大家都已经不知道如何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想法,只是一味的点赞,和少许的点评,显得苍白而又乏力。 我一直在努力的更新着,生活应该回归到它本来的面目,工作也应该有它该有的去处。我一直努力平衡着两者,而如今我把更多工作与技术相关的内容都划归到Wiki上去了,更多技术的内容也都在一直保持更新状态,就好像我一直信奉着,保持知识的持久更新,就能跟上时代的潮流,保持对新生事物的兴趣,才能发觉这个世界的无限美好。而我会一直努力朝着这个方向前行,前行中,却不可必免要绕弯路,只是要努力避免,并持续纠正。 我的Wiki: http://pjq.me/wiki/ 我的博客: http://pjq.me 感动于文字的力量,它记录了我的每一段历程,就有如我看到多年前文章的一个截图(http://pjq.me/?p=245),感慨于事物的更替。时间如流水,默默地涤荡着你我.

我与Linux的十年

我与Linux的十年 这篇文章是今年3月份开始写的,记得坚持写了一个星期,后来因为其它事情中断了,所以也就不了了之. 又到年底了,还是把它发出来看看吧. 感慨十年 回顾每一天我们都在匆匆往前行走, 看不到尽头. 蓦然回首, 来时的路已经消失在深深的暮霭之中, 看不到脚印, 看不到来时的路, 当然也看不到那虚无缥缈的未来. 终于有一天, 我发现, 我迷路了. 我曾经写过一句话, “不管你路过多少个十字路口, 最终你都将回到原点”. 在时光的道路上, 汨汨的流淌着你的一分一秒, 让你欢欣, 让你激动, 让你欲哭无泪. 不管光阴如何易逝, 空间如何斗转, 回顾走过的路, 都会让我们感慨颇多. 十年的时间, 真的就是弹指一挥间. 我也曾想过说, 有一天, 我能坐下来, 靠着暖暖的午后阳光, 慢慢的回忆过往, 提起笔, 一发而不可收拾. 这个理想, 但更像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人生状态, 一直都无法邂逅. 每每感慨过后都是无疾而终. 后来, 我发现, 我不必拘泥于一种完美, 我可以把琐琐碎碎的每一分钟都利用起来, 想一句话, 想一个思路, 当哪天想起来了, 就记录一点. 春节回家, 无意中翻照片, 居然看到了06年申请到的Ubuntu 6.04的光盘. 这样就掐指一算, 已经从接触Linux到现在已经十年了. 十年中, 我从常州, […]

初遇黄山

初遇黄山 周六的上午, 天空低沉, 压抑着的乌云, 终于挣脱了, 洋洋洒洒地伴着懵懵的太阳余光, 一泻而下, 诉说着八月的热烈和雨夜的惆怅. 黄山, 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却一直没有机会去一睹芳容, 就在上周, 我们一行六人终于踏上了短暂而又忧伤的黄山之旅. 说它短暂, 是因为前后只有两天时间; 说它忧伤, 是因为黄山的雨和飘渺的雾, 让我们一直无法一窥究竟. 对于黄山, 是熟悉而又陌生的, 熟悉于她的名而陌生于它的实. 一直以来, 我都觉得完美认识一个陌生的地方, 就是一步步的走过, 感受她的道地和真实. 而黄山, 名声显赫, 给予双脚一次与大地亲密的接触机会, 给予双眼一次充满幻想的邂逅. 走过风景, 走过历史, 走过汗水消融处内心的宁静与期待. 周五晚上上海出发, 几经辗转, 跑过好多车站, 买过好多票, 一路折腾到黄山脚下. 我们是一个国际化的登山小分队, 有一个英国人, 一个波兰人, 一个瑞典籍华裔, 一个台湾人, 还有我跟另外一个女生. 看起来一切都像是一种奇幻之旅, 我们不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 阴沉的天气, 加上舒适的温度, 满满的期待. 中午12点我们终于进山了, 我们选择了从慈光阁上山. 现在看起来是最难也是最有挑战的一条路. 潮湿的雾气, 弥漫在周围, 远处的山与谷, 弱隐弱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