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

第三天   谢雨欣,有一首歌就叫做《第三天》,歌词凄美婉转。 三天后的清晨,醒的很早。依旧是有着阳光,有着鸟语,而无花香的早晨。昨晚煮了冰糖梨水,晚上喝了一些,早上也喝了一碗,干咳的症状缓解了好多,这大概就是一物降一物的道理吧。   早上在有轨电车站台等车,四周都是年轻人,大家都低着头,都在玩弄着手机,就像抬起头来都会变成一种沉重的负担。在iPhone已成街机的年代,低着头看着冰冷的手机屏幕已经成了一种时代的习惯。这种场景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在地铁上,公交车上,还有很多公共场所,随处可见低着玩弄手机的人们,似乎就像如果不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手机来玩玩,就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在移动互联网的大潮流下,正在无形中加剧着这一趋势,人们都习惯于拿着智能机打发多余的时间,而忽略了在现实社会中人与人之间最基础的联系就是面对面的交流和沟通,虚拟社会终究无法替代这种面对面简单的情感交流,不知道这是社会的进步还是人类的悲哀?   下午和几个同事联系了下,在元宵这天大家聚一下,但终究还是有人工作太忙了—-或者直接说公司过于残忍,再往上说是因为压力和责任无法对现实的不满说不—-从年前一直加班到年后,中间都没有时间休息。我们可以抱怨,抱怨社会的黑暗,抱怨政府腐败,抱怨体制内外的不平等,但谁知道呢,“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有过经历才能化解将来遇到的问题,太过安逸往往会让人在将来的变革面前手足无措。   混沌中又度过去一天。

第二天

第二天   雪后初晴的早晨分外妖娆,碧空如洗,抬眼望去,有如秋日之秋高气爽,蓝蓝的天空中仿佛被蒙上一层薄薄的,透明的白色丝巾,似动非动,神似中国水墨画中独有的空灵飘逸—-只那淡淡的一抹,便能勾起人无限的遐想。   冬日的阳光有着她一如既往的慵懒,她散漫地睁开了眼,穿过无尽的长空,将久违的温暖散满人间。这当真是久违的阳光,连日的阴霾死锁着万物,早已忘记了骄阳的炙热。这一刻,万物都恢复了她以往的灵性,掸掉那封尘已久的尘埃,尽情地舒展着,舒展着,希望能早日恢复往日的神韵。   许是短暂的水土不服,抑或是连日来的奔波,又或许是唤起了身体内的某种记忆,早晨醒来就有点喉咙不舒服。已记不清是今晨还是昨天半夜醒来,清醒了半天然后又昏昏的睡了过去。梦镜和现实若即若离,恍惚之前竟已完成了一次时空的穿越。   新的办公室,也将会有全新的记忆。昨天熟悉的一切,已在一次搬迁中永远留在了过去,但当下和过去总会有着某种千丝万缕的联系,既然经历过就永远无法完全抹去,藕断丝连时,总会有着种种莫名的惆怅。昨天拿到一个包裹,很是眼熟,但却一时想不起是哪里见过,随即匆匆地打开来看,这才发现是我回家前一天打包好的手机,准备寄回北京的,时空的交错,竟让一个如此简单的东西,完全转换了身份—-第一眼我还以为是别人寄给我的快递。收到和寄回完全相反的意义,我却糊里糊涂将它完全搞反了。现实中,正与反,好与坏往往也是在某个条件下做着无障碍的转换,难怪大家都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昔日一起从苏州来到上海工作的小分队,好久都没有聚在一起了,已不太记得上次是什么时候了。每个人都有了自己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以后的大家各自的事情会更多,想聚起来应该会更难吧。在GTalk群上发了消息,召集大家在周日一起吃个饭,刚好也是传统的元宵佳节,也是我的农历生日,也希望到那天妈妈能够出院。消息发了半天,也没人回我了,以前养成的上班登录GTalk的习惯大家渐渐也都忘记了吧,还是上班太忙,来不急登录GTalk。只能是以”桃花依旧笑春风“解聊了。(PS.附:猪撞树上了:http://pjq.me/wiki/doku.php?id=bagua:%E7%8C%AA%E6%92%9E%E6%A0%91%E4%BA%86)   晚饭清淡为主,买了一棵大白菜,鸡蛋,西红柿,煮了一碗鸡蛋白菜面吃。    

第一天

今天是新年第一天上班   过去的一个月,短暂而又漫长,所有的这些都赋予了以后的日子会有更多复杂的意义。 新的开始注定会有很多的不一样。   第一天上班就下雪了   早上起来的比较早,闹钟没响就醒了,但离定的时间7:50也差不了多少。翻了下Twitter Timeline,看到有推友说上海下雪了,拉开窗帘,窗外飘着雪花,纷纷扬扬,地面上已经是一片雪白。银装的世界,如果在小时候会欢天喜地跑出去狂跑一番,而现在要上班了,室内有了一种雪天特有的灰亮,不自觉地觉得有点冷了,有点后悔昨天把羽绒服洗了,由于是放在洗衣机洗的,把衣服还洗的有些地方开裂了。但是没关系,我把两件外套都穿上了,这样应该不会冷到吧。其实决定穿两件外套还有一个原因,听同事说新办公室大冬天都是窗户大开,这种天气,空调再大也是于事无补的—-冻到你没商量的。   新办公室   早上上班坐只有上海张江才能见到的,俗称为“当当车”的交通工具,从小区附近坐到上海中医药大学门口下车,然后再走到公司。 新办公楼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盛大全球研发中心”。 新办公室位于张衡路和华佗路附近,曙光医院东面,复旦大学南面。之前已经在那个附近走过,只是当时还在装修中,现在已经有很多盛大系的子公司搬过去了。 我们部门在一楼,这样就省得挤电梯了,离饭厅也很近,吃饭最方便—-出门右拐就到了。 新办公室看起来也比较现代化,最大的感触就是打卡的地方就和地铁刷卡一样,刷了工卡才能通过。第一次到新办公室,再加上一个多月没有上班了,心中不免有些许的忐忑和不适应。   开始上班了   第一天上班,把电脑密码都忘记了,问同事才知道。一个月没有敲键盘,有点不习惯,看电脑屏幕也有点不舒服。 第一件事,把邮箱中的未读邮件全部看了一遍,好知道过去一个月有什么事情错过了。 第二件事,联系了HR,总共23天没上班,冲掉14天年假,再补了9天事假。 然后领导简单介绍了下目前的工作状况,知道一个同事昨天已经走了,有点诧异,走得也太匆忙了。这个同事比我来的还早一个星期。离职了,连顿饭都没吃上。去年走的那个同事也是没有一起吃顿饭,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相互都是人生中不期而遇的过客,只是有一段共事的日子,不久的将来大家也都将慢慢地淡忘这一段共同战斗的时光,现在只能祝他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一帆风顺。 上网刷了刷Twitter,才知道了现在比较热的李开复被禁言一事,现在每天在Twitter上发消息。点开了他的Timeline,发了好多条消息,引用了一些国外网站上对此事的报道,下午他自己也在linkedin上写了一篇英文的文章,介绍了他最近在新浪微博上做的一些事情。 下午回了些邮件,处理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整个人还不是很在状态,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期。   第一天就这样在半糊涂状态下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