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黄山

yellow mountain

初遇黄山

周六的上午, 天空低沉, 压抑着的乌云, 终于挣脱了, 洋洋洒洒地伴着懵懵的太阳余光, 一泻而下, 诉说着八月的热烈和雨夜的惆怅.

黄山, 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却一直没有机会去一睹芳容, 就在上周, 我们一行六人终于踏上了短暂而又忧伤的黄山之旅.
说它短暂, 是因为前后只有两天时间; 说它忧伤, 是因为黄山的雨和飘渺的雾, 让我们一直无法一窥究竟.

对于黄山, 是熟悉而又陌生的, 熟悉于她的名而陌生于它的实. 一直以来, 我都觉得完美认识一个陌生的地方, 就是一步步的走过, 感受她的道地和真实. 而黄山, 名声显赫, 给予双脚一次与大地亲密的接触机会, 给予双眼一次充满幻想的邂逅. 走过风景, 走过历史, 走过汗水消融处内心的宁静与期待.

周五晚上上海出发, 几经辗转, 跑过好多车站, 买过好多票, 一路折腾到黄山脚下. 我们是一个国际化的登山小分队, 有一个英国人, 一个波兰人, 一个瑞典籍华裔, 一个台湾人, 还有我跟另外一个女生. 看起来一切都像是一种奇幻之旅, 我们不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

阴沉的天气, 加上舒适的温度, 满满的期待. 中午12点我们终于进山了, 我们选择了从慈光阁上山. 现在看起来是最难也是最有挑战的一条路. 潮湿的雾气, 弥漫在周围, 远处的山与谷, 弱隐弱现, 潺潺的泉水, 缓缓地流过, 增添了一些灵气, 让我们感觉不那么孤独. 树上一刻也不停地落下嘀嘀嗒嗒的水滴, 好像在提醒着我们, 这就是黄山最常有的天气. 蜿蜒婉转的登山路, 虽然湿湿的, 但还不至于很滑, 每上一些台阶, 都要做一个短暂的休息. 一路上, 身体都在和陡陡的台阶做着艰难的斗争, 心脏就像一个强力的发动机, 驱动着你一步一步地往上走. 汗水和雨水交融, 雾气在鼻尖游走, 黄山的气息沁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感受着心与心的交流.

一路上都是下山的游客, 上山的人很少很少. 大多数人的表情和动作都告诉我们, 这是一场痛并快乐的旅程, 或亦步亦趋, 或闲庭信步, 或扶拦而下, 或杵拐而行, 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 不知不觉, 雾变成了雨, 风接踵而至, 大家都穿上了雨衣, 星星点点, 不论是自下而上, 还是自上而下, 一路望去, 五颜六色, 点缀着枯燥的山路. 宛如一条彩带披裹在山间, 翩翩起舞. 当我们到达玉屏楼, 也是风大雨大, 天都峰已关闭, 但还是有人翻过栅栏, 向往天都峰顶, 那是一条几乎比直向上的登山路, 风夹着雨, 扑面而来, 峰顶忽隐忽现, 真替那几人捏了把汗, 就好像一条陡峭的通往天庭的天路, 高耸入云, 周边悬崖峭壁, 好像一不留神, 就要被风吹走, 只看到黄的, 绿的几个点在艰难的慢慢往上移动着, 消失在茫茫云雾中.

虽然天公不作美, 但当我们到达光明顶的时候, 还是被四周的风景给震撼到了, 环视群山, 云海依偎着山峰, 望不尽头, 仿佛一幅立体的巨大的中国山水画, 我依稀能感觉到当时徐霞客, 登顶黄山, 发出的感慨”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 多少文人墨客, 慕名而来, 只为一睹黄山之天下无山. 但如果天气来更好一些, 想必这种共鸣会更加强烈一些.

在黄山夜宿一晚, 第二天雾气很重, 在猴子观海看到只有雾, 再加上有一个同伴发烧了, 我们选择了直接从云谷索道坐缆车下山. 缆车上的风景别在风味, 居高临下, 绵绵的林海, 峭壁, 穿梭在云雾中, 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

有点仓促的爬了次黄山, 期待下一次再组团再爬黄山, 再次感受”五岳归来不看山 黄山归来不看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